心中二致

Golden boy之死为什么会引发暴走。因为他不是黄金城堡里无忧无虑的快乐王子,他对人性时弊了然于心,他明明白白地知道这个城市的症结在哪里,他也作出了选择:安慰说不出口的委屈,捕捉转瞬即逝的神迹,而他又美得像画中的神祇,也许人们见到他时都会感受到他的鲜活与灿烂,把美好的东西打碎给你看,悲剧不只是眼泪,它给人力量。

美第奇骨科最虐的点在于,哥哥看似城府很深,手段高明,但是他还是一个满怀理想主义天真热忱的梦想家,弟弟看起来快活似神仙,却有一种阅尽人事后的通透,露出笑容时佛罗伦萨睛空万里阴霾尽散,而他收敛笑容时便透出沉重的无奈与悲凉。放浪是对这个荒唐世界的奋不顾身地反抗。教堂刺杀前的对话更能看出两兄弟的个性,哥哥幻想着和平,不停地劝弟弟仔细端详他捧在手心的梦想愿景,弟弟却深知人性——他从未如此严肃,仿佛对未来已有所预见,但他仍笑着握住哥哥的手,接受了肥皂泡的祝福。于是刀就砍了过来,弟弟拖着残躯把匕首递给哥哥——-就像他平时一样,对残酷的世界竖个中指,然后守护哥哥的梦想。只是这一次他任所谓和平的另一端另一个吹肥皂泡的人刺了他十九次,面容平静,仿佛在嘲笑刺客急切的窘状。然后,哥哥从复仇与暴乱的烈火中走过时,他的天真就再也找不回来了。何其残忍,何其深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