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二致

这其实是一篇同人,不知为何老被屏蔽


标题:《狼在月下奔跑》电影向,


文案:

   狼3是我第一次看狼叔的电影。从前看漫画觉得金刚狼是一个很复杂的人物,兼具兽性和人性,但有坚定的道德底线。电影延续了惨烈画风的设定,要说比惨不管哪个电影宇宙里狼叔都绝对有发言权,而狼叔本人……是一个抽烟喝酒说说脏话泡泡妞还时常傲骄的……大天使,简直喜闻乐见官方OOC,不过也不是漫威拍了(还好不是?)⋯⋯正是这神奇的属性让我写下了人生第一篇同人,七个片段串起狼叔一生,最后尾声是小狼视角。全文一万字。仅仅是个人对狼叔的理解,理解不到位的还请指正。

    漫画里金刚狼死后,贱贱说过一句话,我觉得电影也很符合。为什么这句话不进彩蛋?!

   "每当我控制住没杀人时,我觉得罗根会为我骄傲"


正文:

(一)


       也许是某种新生,某种庄严而不朽的诞生,在边缘地带,为目力所不及,某个灵魂正在路过。

      Some parturition rather, some solemn immortal birth; On the frontiers to eye simpenetrable, some soul is passing over.

       ——Henze《Whispers of Heavenly Death》


       狼与虎在月下奔跑。

       他喘息着,胸膛中翻滚着什么,震惊、愧疚、恐惧、愤怒。他在发烧,他在颤抖。

       I am your father.

       父亲的血弥漫开来,漫上他稚嫩的骨爪。

        what are you ?

       母亲的脸无比清晰,又无比遥远。

       We are brothers now,and brothers protect each other.

       是Victor,他追着那个黑色的身影,那个影子唤着他,陪着他。陪他从噩梦中逃离。

       他看着自己的手,关节处一大片红痕,在月光下犹为扎眼。骨爪缓缓伸出,疼痛无比真实,真实得几乎麻蔽了他的其它感官,让他拼命地往前奔跑。他在颤抖。

       他几乎不敢相信,他就这样离开了家。有人追上来了,他必须跑,一直跑,不能回头,不能停。

       他抬起头,漆黑的夜空看不到星星,月亮仿佛染着血。



 


(二)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before they are allowed to be f/ree?

      那些人还要生存多少年才能最终获得自//由?                                

     ----Bob Dylan《Blowing in the wind》



      狼独自在月下奔跑。

      他听见Victor在叫他。叫他回去做那沾血的勾当。孩子在哭,女人在尖叫,男人不再动弹。人在变得破碎,空气扭成残忍的死结。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一百多年过去了,他们为信仰而战,为国家而战,现在,他们为什么而战?

      明晃晃的红色,晕了他的眼。

       How would do you like to really serve your country?

       We didn't sigh up for this.

       他扔掉了锁住他的标牌。

       他不回去,含着露水的草叶拂过他坚硬的臂膀,浅浅的花草清香渐渐冲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气。他禁不住要大笑出声。


       I'm done.

       You coming ?

       他们一起穿越了多少炮火,多少次死里逃生,他们是独一无二的穿越世纪的两个人。他们如此相似,他们的天赋令时间与死亡也不能拆散他们。Logan是战友,Jimmy是兄弟。Logan成为以一当百的勇士,而Jimmy也不再是那个发着烧的无助的孩子。这一次,Victor终究没有跟来。

       哥哥的呼唤越来越远。

       他不回去,他要往前奔跑。他要一个cleanliving,原野无垠,世界广阔,他可以诚实地劳动来养活自己。靠吞食别人来续命,这是野兽,而他是人。即使他有那么一点点不同。

       而他要做一个普通人。

       他抬起头,深蓝的天空如同家里天鹅绒的帘幕,点缀着闪烁星辰。月牙很美,像一艘船,驶进波澜平静的海湾。


(三)

        Had I not seen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But Light a newer Wilderness ,MyWilderness has made

       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Emily Dickson《Had I not seen the Sun》

     

      狼和子弹在月下奔跑。

       Wade从身后追来,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那如僵尸一般森冷的杀意。那不是Wade,他的嘴都被封住了,他现在是精心设计的武器XI,兴奋地用尖刀刺穿昔日战友的胸膛。

       他们所有人都是武器。

       他绝望地抓住高台的边沿,下面是无底的深渊。身体在愈合,他还是感到火辣辣的疼痛,仿佛命运在嘲笑他的垂死挣扎。

       Victor got worse,he felt like you abandoned him.

       I thought you were the moon and I was your wolverine.

       It was never real,my friend.

       他不知道可以相信什么。他信赖的哥哥,他深爱的妻子,他从前的上司,他们设下了一个局,把他耍得团团转。他被欺骗,被撕裂,被折磨,被利用,他愤怒地质问,然后他们耸耸肩,谁叫你退出的。你本来就是和我们一样的人。

       You are an animal,Logan,你有野兽的天赋,你注定应该与禽兽为伍。

       他和Victor站在月亮底下,各自站在天涯的一端,中间充塞着一个世界的死亡、阴谋、背叛、杀戮,距离远得好像永远也跨不过去。两个人都如饥似渴地在对方身上找着下手的弱点,目光触碰了一刹那,又各自分开,望向各自的黑暗。他心甘情愿地接受要命的改造,把自己完完全全地摧毁;Victor则在漆黑的夜里展开一轮又一轮的猎杀,双手沾满同类的鲜血。他抛下了他,而他毁掉了所有他珍爱的价/值。

       他分明记得那阴暗的树林里,他发着烧,脸上挂着泪痕。Victor温柔地揽着他的肩膀说,Weare brothers now,brothers protect each other.

       You have to be tough now,so no one can hurt us.

       And take care of everyone who get in our way.

        承诺回忆秘密全部凋零,全部死去。

       他把爪子抵在Victor的喉咙。这是你祭出去的亲弟弟,他被变成了野兽,现在他来杀你了。

       You are not an animal!

       他转身,Kayla望着他,眼里闪着泪光。迷蒙晨雾里的Kayla,微笑着与他吻别的Kayla,和学生们嬉笑的Kayla,温柔地讲着古老传说的Kayla。在他从噩梦中惊醒时低声安慰他的Kayla。Kayla,泉水叮咚,伐木丁丁;Kayla,我忽视我的本能,忽略真正的我;Kayla,我拼尽全力逃离,而你让他们困住了我。

       Kayla,这对我来说都是真的。

       You are not an animal,Logan,what you have is a gift.

       他收回了爪子,泄愤地一拳砸在Victor脸上。

        礼物可以退回,而他们却别无选择,失去了自由。留下来的人要么被折磨至死,要么去围捕自己的同类;离开的人则被打得遍体鳞伤拖回来,重新变成一头野兽。谁也不是赢家,所有人都要下地狱。


        一双手把他从深渊边缘拉了起来。他抬起头,看见一张他恨之入骨的脸。

       You can only be killed by me.

        Victor在笑,他最恨他那副样子,在一个糟糕透顶的烂摊子里开一个不合时宜的玩笑。Wade又攻了上来。两个人视线相交了一瞬间,又那么快的分开了。谁也无法在一瞬间读懂一个人全部的爱恨。他们只是条件反射地,在面对敌人时紧紧靠在了一起。

       Back to  back!他脱口而出。突然间心痛如绞,不,不是因为Wade的刺刀。他回想起那片炎热潮湿的丛林里,他们被从刑场上拉下来,浑身弹孔已愈合如初。Stryker问他们被扫射是什么感觉。他和Victor相视一笑,轻描淡写地说:It twikles.仿佛给了死神一个响亮的耳光。然后呢,他们一辈子都要为这轻松付出代价。

       Wade落下了高台。世界只剩下他们俩了。

       他看着Victor,热血退了下去,痛苦与愤怒一起袭来。这不会改变什么,他依旧是个乱杀人的混蛋,他毁了我的生活,我绝不原谅……他踉跄了一下,Victor扶住了他。两个人眼神交汇了一瞬间,又像被烫到了一样躲开。再回过神来时,Victor已经走了,消失在沉沉的深渊下。他总是那么强大,他是兄长,他带着他走出了家园,他把他打得站不起来⋯⋯他没法杀死他,就像他也没法丢下他一样。

       We are brothers,We are never done.

       他突然想笑,Stryker,你利用了所有人,你算准了所有的棋子,但你也有掌控不了的东西。你觉得不会思考、一昩愤怒的野兽才是最强大的武器,而恰恰是人性给了我们胜算。你要继续试试吗。

        他和Kayla冲向监狱。他看着笼子里的孩子,各怀绝技,每一个都还在上学的年龄。他感觉自己终于触到了潘多拉魔盒的底板,一个他一直想躲开,却又一步步被拖进去的深渊,一种压倒一切文明的野兽的欲望。他突然明白了。真正的敌人不是Victor,甚至不是Stryker,是那个阴暗的水库下造神的妄想。

       他打了一百多年仗,他是这一行里最优秀的杀手。他看得非常分明,所有的战争都是因为贪欲,因为恐惧。现在,人类感兴趣的不是杀戮本身,而是控制的力量,他们想要神的意志。

         这是一场对变种人的战争。因为惊艳绝纶的天赋,变种人能展现奇迹。人类相信奇迹,于是他们跪下祈祷;人类需要奇迹,于是他们创造了伟大的科技;人类想独占奇迹,于是他们把手足同胞开膛破肚,塞进笼子里。

        不是谁的妹妹被抓在了,也不是谁把谁抛下了。这场战争里,每个人都在变得疯狂。

       月亮惶惶地悬在天际,月光倾泻而下,仿佛织成了一张罗网。天空是一片灰烬的颜色,带着骨灰的死寂,带着余烬的不甘。

        他伸出了爪子,把自己化成一掠而过的寒光,铁笼被切成了残片。如果Stryker执意向地狱走,他绝对不会当陪葬。Kayla找到了妹妹,孩子们都逃了出来,拥抱着抽泣着,他不确定他们能否逃过命运的辗压,这时也只能催他们快走,快走。

       天亮了,露出惨白的日光。






(四)

        People are unreasonable,illogical and self-centered;

        人们不讲道理、思想谬误、自我中心,

        Love them anyway.

         无论如何,还是爱他们;

       Give the world the best you have,And it may never be enough;        

        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可能永远都不够;

        Give the world the best you have anyway.

        无论如何,还是要将最好的东西付出。


  ---Blessed Teresa of Calcutta德兰修女




       狼和他的同伴在月下奔跑。

        一个盲人,一个白头发怪胎,一个精神分裂者。家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头和一班不正常的学生。他们还有两个永不消停的对头,一个是人,一个是万磁王。

       他失去了记忆。除了这些他还知道什么?我是金刚狼,我叫罗根,有人伤害我,我杀过很多人。

       他仿佛一直陷在永夜里乱闯,寻寻觅觅,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时间对他无可奈何,他却总是怅然若失。

       他愤怒,迷茫。开着一辆破车四处游荡,在肮脏的赌城感受着拳头结结实实打在自己身上,而他叼着雪茄嘲笑着,隐忍着,然后瞅个时机揍翻对手。他总是毫发无伤。于是再来一遍,被打倒,去打倒,这就是生活的节奏。

       他灌下一口酒,辛辣的液体刺激着喉咙。

       梦总是比现实更加不堪,充斥着看不清人脸的片段,虚无缥缈又刻骨铭心的痛苦,还有那些流淌在他手上再也洗不净的鲜血。他精疲力尽地睁开眼睛,收回爪子,浑身抽搐地等待着天明。他知道自己与众不同,这种感觉掺着骄傲与悲凉,而当爪子伸出的那一刻,又只剩下了愤怒与疼痛。他抓住一个偷偷钻进他车里的女孩,如花似玉的年纪,把自己裹得像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婆。他不由得怜惜她。如果他是在为他记不清的罪孽偿还,她又做错了什么呢。

       直到那个老人坐在他面前,用锐利的蓝眼睛穿透了他的头脑,说:Youare not the only one with gift.

       Gift.他想笑,出口却成了一声冷哼。

       人们通常不会这么说。人们会揪着他的领子,扯下他的袖子,打碎他的酒杯,或者在他看不到的角落里,半是恐惧半是愤恨地喊:Freak,Iknow what you are!

       老人一脸和气地上课提问,学生们抱着书本坐得端正安稳,仿佛整个世界的戾气与他们无关。那种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感觉又来了。他叫他们滚开,他们却给他治疗伤口,给他一个宽敞的房间,给他一个温暖的床铺。

       留下吧,我们是一类人。

       人们对你们又恨又怕,而你们还在浪费时间保护他们。

       留下吧,我们需要你的帮助,你可以加入我们。

       你知道我觉得万磁王其实挺有道理,至少他比你现实。我只是不喜欢杀人。

       留下吧,这里是你的家。

       他沉默了,无数个黯然失色的日子从他眼前飞逝。他坐在酒吧,孑然一身,望着炉子里跳跃的火焰。

       你确定?我来历不明,情绪不定,黑历史自己都记不清。

       他不知道老人已经默默用心电感应看穿了他,他的迷茫与困惑,他的疯狂与克制,他从雪地里捡了一个孩子,他冒着生命危险搭救这个朋友。一个可以自愈的人,牺牲自己时从不迟疑。

        就是特别嘴硬,镭射眼队长补充道。

       他流连在走廊上,站在教室的窗边。明亮的阳光穿过整洁的房间,照在小淘气身上,她穿着漂亮的连衣裙,同桌的男孩正卖力地给她变出一朵冰花。他不禁微笑。

       他突然觉得自己不再一无所有。他有一个女孩的依赖与承诺,他有了找到记忆的希望,他的天赋有了用武之地。他有了值得用生命守护的东西。

       留下吧,你明明就很喜欢这里。

       寒冷的空气搅动着炽烈的热血。他站在山尖,伸出钢爪,月亮像一面镜子,浮动的阴影投射着他斑驳不清的过去。艾德曼金属闪着危险的光,几乎穿透了他的被酒精淹没的内心。他仿佛看到了荒原、大海、山林,还有雪地里的狼,陌生又熟悉;他仿佛听到了一声幽远的叹息,一阵激昂的怒吼,一句温柔地问候,还有一声孤独的狼嚎,震天动地。

       他转过身,站在X战警的最前方。

       戴着墨镜的小队长咧嘴一笑,顾盼神飞,红色的镭射光直冲云霄;白发的姑娘目光炯炯,双手一扬牵起闪电与风暴;高挑的医生一念而动,带着巨大的力量,好像浴火而生的凤凰。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他笑着望向远处,天空是深情的玫瑰色,皎白的月亮是宇宙深处的秘密馈赠。漫天星辰汇成灿烂的银河,倒映着大地上的重重灯火。

        他知道,他有了一颗星星,还有一盏灯。




 

(五)




     The lightshines in the darkness,but the darkness has not understood it.

        光照进黑暗,黑暗却不接受光                                             

                           ---《圣经.约翰福音》



       狼和老人在月下奔跑。

       变种人也许只是上帝的错误。折腾了这么久,渴望和平与稳定,但实际上我们本身就是不稳定。

        我回到过去,逆转了变种人被屠灭的未来。但变种人还是消亡了,X战警几乎全部覆灭。

        他想起了野兽说过的话:Nomatter what you do the river just keeps flowing in the same direction.

        没错,这就是命运。自打他有记忆以来,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没有什么道理可言。不管他身处何地,麻烦都自动早上门来。他爱的,关怀的人总会出于莫名其妙的原因受到伤害,离他远去。时间向着一个方向流逝,故事都有一个终结,而他束手无策,一无所得,连皱纹都留不住。

         Nature made me a freak,man made me a weapon,and God made it last too long.

       他支起身子去够酒瓶,发现他看不清酒瓶的标签,那些小字像虫子一样扭来扭去,就像气若游丝的明天一样无法握住,难以辨识。

       明天根本不会到来。已经25年没有出现变种人了。他在变老,他能感受到体内什么东西在吞噬他,他的自愈能力在失效,他的双手时常颤抖,他的身上满是鬼知道什么时候留下的伤疤。为什么,为什么不让他和X战警一起离开,为什么要让他形单影只地承受残忍的衰老,为什么他不能获得宁静。他灌下一口酒,也许上帝觉得他不配见他。

       那就让我下地狱吧。他想对这个荒唐的世界竖个中爪。

       省省吧,Scott已经不在了。

       韦彻斯特成了变种人的坟墓,一直教他们控制自己的校长失控杀了人,他们彻底失去了人类的信任。

       他几乎失去了指责的立场,他发现人们有很好的理由把变种人推向审判台。他们要惩罚,要通辑,要杀一个保护了他们一生,最后因为老年痴呆而犯罪的老人。理由充分,正直无私,顾全大局,冷血无情。

       How ironic that the wisest brain becomes themost powerful weapon.

       人们爱的是漫画里的神,神一旦犯错,就是该下地狱的恶魔;人人都想成为神,心情复杂地抗议,心情复杂地艳羡,心情复杂地和平相处。然后,英雄一夜之间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通缉犯。

       而他们只是人,背负着惊人的天赋和骇人的痛苦的变种人。哪个人不会生病,哪个人不会出点意外呢。人会犯错,会愧疚,会失去信心,人也会修正,会弥补,会原谅自己。背着杀戮走下去很难,但人会一直延续着自己的意义。

        我们不是神。神只在十字架钉了几个时辰,而变种人被钉了几个世纪。

        他走进那个巨大的储水箱,看见老人佝偻着身子在侍弄花草,他已经习惯了清贫,但Charles从来没有过粗茶淡饭也日子。他买来这些小小的盆栽给老人打发时间,虽然总也比不上泽维尔学校的花园。

       他很担心Charles。负罪感的折磨,犹如钝刀子捅进心脏。他熟悉这种感觉,这是爪子刺进琴的身体的感觉,这是用自己的手杀死信念的感觉,这是一个又一个夜晚的噩梦,他伤害了别人。如今,命运把无辜者的鲜血又泼在了这个风烛残年的老者身上。韦彻斯特的受害者会上天堂,而活着的人接受活着的惩罚。

       好在他现在都不记得了。

       对于了解Charles的人来说,痴呆症永远改变不了他作为泽维尔天赋学校校长的睿智与远见。他相信Charles,就像当初Charles信任他一样。

       他决定瞒住他,能瞒多久瞒多久。外面都传闻变种人教授死了,他们可以藏起来。他去赚钱,去买药,他从前就有很多门路买酒喝。等他们有了足够的钱,他们就买艘游艇,去海上。

       也许是他活得够久的原因,他早就明白命运会用各种意外的理由把他洗劫一空。生活从不让他顺心,而他也总有办法让他们活下去。

       狼倚着墙,握着酒瓶。墨西哥边境的天空是纯粹的紫黑色,星星在天幕上拖着长尾,仿佛几行肆虐的泪水,月光带着一股寒气,把泪水结成了冰。晚上冷,Charles要多盖一点。他想,那艘游艇要叫逐日号。




(六)

        Somework of noble note, may yet be done, Not unbecoming men that strove with  Gods. 

         死亡终结一切,但在终点前,我们还能做一件事,使我们配称为与神斗争的人。

                 ----Alfred Tennyson: Ulysses




        狼和小狼在月下奔跑

        他们很累了,但谁也不敢停下,大家都嗅得到危险的气息。

        他们奔跑,跑向伊甸园,漫画里的伊甸园。

        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那不是真的,小姑娘就一遍又一遍重复朋友的名字。他遇到了一个和自己一样固执的人。

        最后他投降了。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带着一个小姑娘去亲身试验次元壁。

       "Not OK!"

       "hey You can't just take others things"

         Why does he care?他又不是什么英雄好人。

        她还没来时,一帮混蛋就找上了他,那时他还有查尔斯,有卡利班,还有逐日号。她来了以后,家破人亡,他什么都不剩了。

        这个小姑娘,集天真与残忍于一体,眼神凛冽,走路生风。双爪刺破空气,娇嫩的小手残留着狰狞的殷红,这是被撕裂的童真。

       人类有多么贪婪,将欲望的触手伸向幼小的生命;人类有多么善良,一跃而下粉身碎骨也而不愿染指杀戮;人类又是多么勇敢,孤独地怀抱希望,牺牲一切来保护失败的实验品

       这是疯狂的产物,也是变种的遗留。说到底,也只是一个爱吃零食,爱穿漂亮衣服的小姑娘。

       他看着这个孩子,他看到了自己,看到了没有退路的未来。

       Fuck the world

       Language~

       哈,Charles,你还在我脑子里。

       他几乎涌出了眼泪,Charles胸口的红色在他眼前炸开。他刚刚又埋葬了一个家人。

       I was your most helpless student.

       You unlocked my mind.

       You showed me what I could be and what I should be.

       他被剥夺了记忆,孤独地流浪而Charles给了他一个家,给了他朋友,给了他一个信念。现在Charles被金刚狼的爪子杀死了。

       那个晚上的一切历历在目,连空气中的血腥气他都记得。他亲眼看到那个几乎和他一样的人用沾满鲜血的手拎着Laura走出来。一个复制金刚狼的实验品,一个毁坏了家园幻境的凶手。他暴怒地冲上去。

       What are you?

       X武器无处不在。一种强烈的无力感冲击着他。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混蛋还在搞那些肮脏的勾当。他挣扎了一辈子好好做一个人,他每一天都深陷噩梦,而最后他的基因还是成了武器。他已经老了,也许命不久已,他不会再在梦里杀人,而人们还会被他的基因所害。


       你都快咽气了,而良心这种东西还在折磨你。

       一双小手握住方向盘,把东倒西歪的车停在路旁。小姑娘倚着车门,大眼睛瞪着他。

       You are dying.

       我知道

       You want to die

       你懂个鬼

       He said don't let you die.

       哼,他说的话大概都是对的,但大多也是很难办到的。你看,他说了要把陪你去你的那个伊甸园,要教导你成为比我更好的人。然后他死了,把你留下来。

     即使你还很年轻,有双了不起的爪子,不会老不会死,你也有很多事情永远办不到。

       他困倦到了极点,歪向一侧。感觉到一双手扶着他躺下。

       就是那双手。他一次一次地想甩掉,又一次一次牵起来的的手。他知道他无法丢下她了,因为Charles,因为X战警,因为沦落为野兽的X-24,因为他就是想和该死的阿卡利湖作对……她是一个倒霉的包袱,也是仅剩的牵挂。

      她和他是那么相像。

       一瞬间,山洪暴发,水漫金山。温柔冲破堤坝倾泻出来。

       她是我的女儿。

       狼和小狼抬起头,天空是柔和的蓝黑色。群山在远方并排而坐,星星环绕出各种调皮的形象,月亮温柔地望着他们,风吹云散,逝去的人为生者祝福。


(七)       

        I have fought the good fight,I have finished the race,I have kept the faith

         那伟大的战斗我打完了,坚持的道路我行尽了,所持的信仰我守住了。

                    -----《圣经.提摩太后书》


      Sorry,kid,that's all I could*            

      他几乎悬在空中,疼痛让他喘不上气来,尖锐的树枝从背后将他贯穿,浓稠的鲜血喷涌而出。X-24还在往他身上戳出更多的血洞。小子,你还太嫩了。

       There is no damage you can do that have been done to me.

      你太沉迷杀戮,忘了本来的目标是什么。哈,等你回头他们早过边界了。

      他赌上一切去救Laura和她的朋友。如果让她被抓回去,被杀死,或者被强迫去做个杀手,她就会继续经受那折磨了他一辈子的梦魇。

       疼痛缓了下来,他艰难地撑起身子。

       是Laura把X-24解决了,用他给的艾德曼金属子弹。她非常勇敢,非常像他,为了生存与自由不顾一切,绝不妥协。他感到十分心酸,又有一丝欣慰。Laura比这个没用的实验品强。那个混蛋有着金刚狼的禀赋,却成了野心家的走狗。和你的莱斯博士见鬼去吧。

       他战斗了一辈子,现在,最后一个要战胜的敌人是死亡**。

       他感觉到Laura砍断了树枝,跪在他身旁。小姑娘在哭。这个一直没什么表情的小鬼被弄哭了。

       她是个好孩子,她很聪明,会控制自己。她还有一些很好的朋友,这让他想起了以前的时候,也许是作为变种人这个糟糕身份的补偿。他们一起去加拿大,她可以光明正大地和朋友们去逛街。她会很快乐。对了,她得去上学。

       他胡思乱想着,直到小姑娘握住他的手。

       Laura,Laura

       他看着这个孩子,他看到了他自己,看到了深深的宿命。

       自愈因子不会让你轻易地死,因此你要准备好忍受更多五花八门的疼痛。艾德曼金属让你无坚不摧,而它也是不断蚕食你的身体的慢性毒药。永生的人潇洒自在,然而这意味着你已经失去死的权利。无论是沦为武器,还是失去信念,甚至疯疯癫癫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你都无法逃避。永恒的人超脱时间之外,但幸福从来逃不过时间的火化,幻灭与孤独如影相随。你的天赋意味着要用漫长的一生,去尝尽一切酸甜苦辣,经历一切得失和抉择,感受一切欢乐与痛苦。

        孩子,这是金刚狼的宿命。

       金刚狼是他的天赋,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罪孽,他自由不羁的过往,他不堪回首的噩梦。

       他是天生的战士,而不是杀手。他会迷失自己,但从未泯灭人性。他一直想要远离纷争,却不断被命运拽回来,他想要保护,却总是带来伤害。为此他不断战斗,不断流血,又不断恢复。而现在,他终于可以对女儿说:

     "You don't have to fight anymore."

       如果你比我运气好,有了选择生活的权利,记得要成为比我更好的人。

       小姑娘的鼻头红红的,滚烫的眼泪滴在他脸上。他感到生命在从体内流失,他快要握不住她的手了。

      "Dad"


       他微笑了,觉得这一路都是值得的。

       So,it was this that feel like.


       葱郁的山谷里,一个X形的树枝守着一处石头堆起的新坟。小姑娘站起身,依依不舍地看了最后一眼,转身擦去了眼泪。

       此间长眠者,声名水上书***。




尾声:

       没有哪座为自/由而牺牲者的坟墓不长出自/由的种子,而种子必然生出种子,春风带它们到远方播种,雨雪将滋养他们。

  -----Walt Whitman 《Leaves of Grass》



       小狼和她的朋友在月下奔跑。

       他们穿越边境,跋涉过山水和丛林。变种人的孩子在一起逃亡。

       晚上小狼和同伴们睡在一起,他们睡得很香,因为白天很累。她经常做梦。

       她梦到月亮又圆又亮,慈爱地看着周围寂寞的星星们说,夜太长了,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一个女孩,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没有姓氏,没有神父的施洗,没有星星的护佑,因为她是一个实验品,代号X-23。

      那个女孩在一间白房子里长大,周围的人们来去匆匆,偶尔停留,打量她几眼,然后把她拖出去,连上各种奇怪的仪器,然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从不害怕,那不会让痛苦减少几分。只有护士会爱抚她,会对她笑。

       有时她会看到和她穿着一样衣服的孩子,他们一起学习,学习格斗,学习杀人。她知道自己有异能,她有骨爪,她恢复得很快,杀人对她来说很容易。于是他们给她做了个手术,那种疼痛几乎把她的双手撕裂,她一辈子都记得。

      醒来之后,她发现一个同伴死了,他不愿杀人,从楼顶跳了下去。她看着自己的骨爪,艾德曼金属闪着寒光,周围的人兴奋地叫着。她把爪子收起来,感到恶心。

      后来,他们又有了一个实验品X-24,他们很满意,于是他们要杀掉女孩和她的朋友。

      女孩跟着护士,开始了第一次逃亡,她和朋友们被迫分离,从四面八方去往安全的地方,伊甸园。 

       护士给她一本精美的漫画,美丽的伊甸园铺展在她眼前。她会找到同伴,会有一位睿智和蔼的教授接她上学,会有许多惊险刺激的战斗,会有一群善良勇敢的X战警守护他们的安全,他们长大后会成为同样美好的人。

      她小心翼翼地把漫画藏在书包里,这是全部的希望。一代一代的孩子看着漫画长大。有的孩子崇拜英雄的高尚,有的孩子崇拜变种人的力量,有的长大了值得敬重,有的长成了混蛋。

      至于她,她还在害怕没有长大的一天。

        她们一直东躲西藏,追兵紧随其后,不断袭击。她一直翻着那本漫画,护士说,那个穿着黄色紧身衣的是金刚狼,是她的基因来源者,他会帮助他们,会带她去伊甸园。

        不久,护士死了,她被交给了金刚狼。而金刚狼把那本漫画摔在她面前。

        那些漫画书里的东西只有四分之一是真的。

        确实不像是真的。睿智和蔼的教授得了痴呆症,要按时吃药。不老不灭的金刚狼两鬓斑白,一瘸一拐。X战警踪影全无,变种人濒临灭绝。他们三个人在一起没有打得敌人丢盔卸甲,他们又在逃亡。

       她仍然紧紧抱着那本漫画,至少伊甸园应该是真的。

       他们逃亡时借住在一户人家里,金刚狼说她是他的女儿,她想,这是假的。金刚狼说教授是他爸爸,她想,这也是假的。金刚狼说,他们是一家人,要去度假。她想,这都是假的。但这假话让她舒服,她笑了。

        再后来,X-24几乎杀了所有人。那嗜血的爪子印在她的脑海里,他在她眼前杀了教授,他把她拎起来抓走,她愤怒地大叫,眼睛里都是火光。她看错了,她要被杀死了……这时,一双满是伤痕的手轻轻抱起了她。

       漫画是假的,金刚狼变老了,他会受伤。但有一点是真的,金刚狼没有丢下她,尽管他虚弱得濒死,不停地骂着脏话。

       她向他撒娇,她偷了一辆车送他去医院,她让他倒在自己怀里睡,她悄悄帮他开车,他们一起到了北达科塔州。原来,朋友们一起建了一座伊甸园,他们在等她。

      女孩很开心,漫画没有骗她,现实的夹缝里,他们建了一个梦幻般的伊甸园。广阔的森林是天然的屏障,山上的小屋里有床,有药品,有篝火。只要穿越了边境线,他们就安全了。

      她想要金刚狼和她一起走。金刚狼拒绝了,他红着眼睛看着她,看着明亮的篝火旁一圈开怀大笑的孩子,恍若隔世,仿佛在透过他们看另一个世界。

      Bullshit happen to people I cared about.

      Then I will be fine.

      女孩在实验室长大,但女孩很聪明。她赌气跑开,听着后面气急败坏的喊声:Hey!What is wrong with you!她在一片苦涩中不禁偷笑。

      月亮轻轻地叹了口气。

      拂晓时分,他们出发了。走到边境便落入了陷阱。命运又一次玩弄了她,让她被荷枪实弹的士兵围住。她伸出双爪,发泄出全部的怒火与求生的欲望。你们给了我生命,但我不要被你们摆弄,我要活着,我不会成为你们的工具。

      然后金刚狼来了,如天神降临一般一跃而出,就像漫画里那样干脆利落,势如破竹。女孩激动不已。

      I don't know what Charles had poured in you.

      But I am not like what you think I'm

      We  just met a week before.

       他把那些令人发狂的药全部打进了身体,他和她一起拼杀,鲜血浸透了他的白背心,身上都是弹孔,几乎直不起腰来。他喘息着,把她和朋友们推走,然后他被X-24打倒在地,被拖走,被钉在树桩上。

    她突然惊慌起来,她的利爪曾砍下坏人的头颅,但看到他身上触目惊心的血色时,恐惧一瞬间攫住了她。她发疯一般冲向X-24。她害怕,她要失去父亲了。

       只有父亲会纵容她不停地坐木马,只有父亲会抚摸着她的手臂凶凶地告诉她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只有父亲会支撑着老迈的身躯挡在密集的子弹前,对比自己更加健康的女儿说:stay back.

       她哭着砍断树枝,他已经不能动弹了。

       Go to your friends.

       Dad

       Run,you don't have to fight anymore.

       Daddy

       Don't be what they want you to be.

       Daddy!

       小狼猛地惊醒了,月亮黯淡地悬在天上,笼罩着沉沉的阴影。冰冷的星光刺伤了她的眼睛,她坐起身子,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她知道接下来的故事。

       小狼把老狼葬在没有枪声的山谷里,她把十字架扳成了X形。那些信上帝的人想要她的命,而最后的X战警教她要守住自己。

      她又拿出了漫画,借着月光抚摸着父亲的画像。

      她想起了Charles的嘱托。她和Logan都有一个承诺,Logan把她送到了伊甸园,她却没有让他活下来。

       People would die in the reality.

       她十一年的人生充斥着暴戾与幽闭,谎言与恐吓。她不知道什么是真实,更无从判断。

       她只知道,残忍冷酷的实验是真的,九死一生的成长是真的,风餐露宿的逃亡是真的,那位教授的睿智和蔼是真的,那个X战警的英雄本色是真的。他的怀抱,他的叮咛,他伤痕累累却温暖有力的双手都是真的。

      善良和狠毒都是真的,无私和贪欲也是真的,偶然和必然同样是幸运,也同样会有伤害。枪声从不停歇,但信念也永不言败。

       只有这里所有人都背叛本性时,才是X战警的真正离开。

       他们因为贪婪的欲望而出生,因为天性的善良被淘汰,因为爱与牺牲来到伊甸园,后来,他们因为英雄的鲜血获得新生。

       她端详着自己的双手,手指关节上几道鲜艳的红痕。没错,他一直在那里。战斗至死,绝不妥协。

      天快亮了,女孩收起漫画,穿好衣服,开始为伙伴们准备早饭。月亮默不作声地看着她,悄悄地对隐去的星星们说:金刚狼的故事还没结束,明晚同一时间,不见不散。


End





[1]出自Graphicaudio出的漫威有声书《Day of future past》,罗根为了救暴风女被哨兵杀死……这是他临终前对暴风女说的话。


[2]《哈利波特》里哈利父母的墓志铬


[3]引自英国诗人济慈的墓志铭,大意是当死亡把一切席卷,往事如写在水上一般,一阵风就能抹去。身后之名任世人评价,化于至刚至柔的水中已是永恒。




 




-----------------------------------------------------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由于特别忙,基本上跑步时想几句话,吃饭时码几个字,所以都是手机码的……尽全力不OOC,但还是不可避免地加入很多个人理解。我尽量使各个篇章都能联系起来。


      我个人认为变种人的设定就是一个蒙难的群体,因为他们太超前,又太纯粹。在MCU那种经常性地球灾难的世界里,变种人的确是上帝的礼物,他们是人类进化出的保护自己、探索世界的力量。而在平稳的福克斯世界里,变种人成了上帝的诅咒,不稳定的因素。万磁王认为人类觉得他们有生殖隔离,生存竞争,所以永远你死我活。X教授觉得大家都是世界的小孩,孩子犯错骂一顿还是好宝宝⋯⋯


    超前的人注定要承受时代落差的悲剧。我看隔壁DC的《超人:钢铁之躯》时还以为自己在看《马太福音》,简直可以叫《超人蒙难记》,而金刚狼则让我想到了《悲惨世界》,一个一辈子走霉运的人,没有拯救世界的能力,但他拯救尽可能多的人。他们同样在为这个世界受苦,只不过超人是外星挂逼+道德模范,就和耶稣一样,他的所有苦难都会化为福音。而变种人则是有好有坏的平凡人,他们的苦难没有上帝的加持buff,好一点的是不用受那么多神话里的酷刑,大不了一死。而狼叔的能力之一就是死不了,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就像什么西西弗斯的滚石啊,普罗米修斯的肝啊……这就是受罪的底子。


      能否接纳变种人印证我们今天对于少数族群的态度。所有的政策法律都取决于Senator Kelly(漫画)里的一句话是否得到认同:他们是我们的一员.希望所用的宇宙都有这么一天。